365官网:比特币到底有没有价值,币圈到底有没有信仰?|界面新闻 · JMedia

  • 时间:
  • 浏览:12

  文|愉见财经

  Those who do 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对任何金融系统来说,本质的问题只有一个——钱的流向。要研究比特币的暴涨,就要研究热钱的来源。

  一、

  黑格尔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过两次。

  后来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里帮黑格尔补充了一下,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

  时针倒拨到2008年,也就是金融危机的那一年。当美国甚至世界的经济处在风雨飘摇之时,当大众坚信的富可敌国永不会倒的银行纷纷宣布破产之时,一个叫中本聪的神秘人物发表了一篇论文,宣布了一个基于去中心化、拒绝超发的数字货币系统,于是比特币诞生了。

  比特币的诞生本身,就是一种无政府主义的体现。去中心化和无法超发,这是一种典型的超主权货币。

  可这并不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人提出这种形式的货币。

  1940-1942年凯恩斯为了挽救英镑岌岌可危的地位、对抗新兴起的美元,提出了超主权的货币bancor,所谓的跨国的准备金货币。不过最终bancor成为了悲剧,美元成为了世界货币。

  不管历史如何,很快比特币周围聚集了一帮信徒,开始了交易,信徒们认为有一天比特币会取代现实世界的法币,成为世界唯一完美的货币。

  自2009年开始,比特币的价格几经浮沉,终于在2016年底开始发力,在2017短短一年时间内单个比特币的价格从600美元涨到接近20000美元,3000%的年收益率;同时间的以太币从年初的每个八美元上涨到1300美元,涨幅高达150倍。

  这是一场狂欢。

  有人在这过程暴富,身价亿万,有人在这过程中犹豫畏缩,最终仓皇离场。但没有一个跟现代金融市场有接触的人会说自己没听说过比特币。

  到接近2017年底,狂欢还在继续,有人预测比特币价格会到25万美金每个,有人预测世界经济会很快切换到比特币结算,各个国家都在成立官方的区块链数字货币研究中心,各大投资机构都开始进入市场寻找机会……

  然而,2017年12月17号市场开始暴跌,连续五天,价格从最高点的近两万美元跌到最低10700美元。此后在短暂的反弹未能达到前期最高点之后,市场在一月彻底进入了熊市。

  整个2018年,数字货币市场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跌跌不休,到今天,比特币的价格只有最高点的1/6左右,而ethereum则只剩最高点的不到1/10。

  这时候再回头看2017年末的那些预测,仿佛都是梦呓一般,可谓闹剧一场。

  二、

  2016-2017年的数字货币疯狂涨幅,根据多家媒体的研究报告,是从亚洲、尤其是中国先涌起的,是个典型的热钱推动的市场。

  对任何金融系统来说,本质的问题只有一个——钱的流向。

  那么“愉见财经”如果要分析比特币的涨跌,就要研究热钱的来源。

  事实上原因并没有那么复杂。2015年中国的统计数据显示当年的中国用电量和铁路运输量大幅下跌,透露着实体经济真实情况;而2009年大宽松带来的基建和地产狂潮已经渐渐平息。与此同时,2015年下半年开始,又经历了严格的资金外流管制,各种猫腻管道被严查。

  同时间里大量的现金无处可去,因此其间中国的网贷产业开始兴起,这代表着资本在实体市场无利可图,被迫转向高投机性市场。

  也正是同时,大量的投机性资金将眼光转向了比特币。于是乎在热钱的推动下,比特币的价格飞涨,进而带动了日本韩国的资金。这一次,最后入场的反倒是欧美的资金。

  但所谓君由此兴,必由此亡。比特币因为热钱而飞涨,那么当热钱退去的时候,它自然也会跌落神坛。

  同样是在2017年,中美两国为了防范金融风险而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相比前期偏紧的货币政策。美元开始加息,而中国开始了金融去杠杆。

  当紧缩的信号传导到市场里的时候,热钱开始收缩。“愉见财经”请大家关注数字货币的属性,就是风险性最高的流动性资产,那必然是第一波被抛售的。

  同一时期发生的,还有美股大幅震荡,中国的高风险金融行业如P2P等开始纷纷倒闭。

  数字货币也进入了崩盘时。

  阳光之下,真没啥新鲜事。

  三、

  在狂欢落幕以后, 我们终于有清醒的头脑去思考一些问题了。

  1、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数字黄金”这四个字,几乎是币圈的真言咒语了,每个人都在强调比特币的唯一性,稀缺性,这好像成为了共识。

  笔者可以花一个小时给你讲货币的起源,也可以一句话告诉你,比特币离黄金的地位还远。 简单说来,黄金即使失去货币的位置,也可以是一种有365官网用的可以用来交换的资源,而比特币一旦失去假定的货币位置,是没有任何用途的。

  比特币本身,是区块链的一种不错的应用;而比特币的价格,本质是一场博傻。

  2.、比特币的信仰与共识

  币圈特别讲信仰——对去中心化的信仰,对proof of work的信仰,对加密的信仰,对中本聪的信仰,对李笑来老师的信仰……

  但还是伟大的教父Michael Corleone说得明白:“It's just business”,一切都是生意。信仰也是生意,生意那就是要利润的,利润好的时候,你让哈利波特信仰伏地魔都没问题,利润不好的时候,杨过会问小龙女“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至于共识,我觉得某知名老师的录音再经典也没有了:“傻X的共识也是共识。”老师隐藏的意思其实是,一堆傻瓜有共识也是傻瓜的共识,让傻瓜们做梦好了,我们只需要在他们闷头祈祷的时候顺走他们的钱包。

  3、比特币到底有没有价值

  很多人看到这365官网里,估计以为“愉见财经”会说没有。

  其实,的确是有的。

  价值在哪里呢?在不能用法币的地方。

  2013年,FBI突袭了暗网上的网站Silk Road,这是一个用Tor(洋葱路由器)来保证匿名性、用比特币来进行交易的网站,主要交易的商品有毒品、枪支弹药、假钞等,其它还有网飞和亚马逊的木马,盗版内容和假驾驶执照、护照、社保卡、水电费帐单、信用卡帐单、汽车保险记录以及其它形式的身份证件。

  在Silk Road不到两年的生命周期内,它的交易额达到12亿美元,这还只是2013年。

  时至今日,根据相关研究,全世界用于洗钱的数字货币交易有大约800~2000亿美元的规模,虽然很多罪犯已经转向更加隐秘的匿名加密货币,但仍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在使用比特币。

  2000亿美元的交易,已经可以撑起一个小国的GDP了。

  无怪乎若干数字货币圈的大佬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买一个海岛,建立一个全部利用数字货币的国家。

  4、比特币能合法化吗

  简短回答,不能。

  人类的社会发展从来是中心化而非去中心化的,即使是在所谓民主典范的美国,学者们也不禁哀叹现在的联邦政府比100年前的联邦政府权力大了太多。你能想象无政府主义成为世界主流吗?

  我不能。

  而铸币权作为一个国家政权最重要的权力之一,会有人真的相信政府会将其拱手相让?

  天真有时候是挺美好的,只是容易被利用。

  事实上就在最近,中国政府新一轮对数字货币交易的打击已经开始,大量经常参与线下数字货币交易的支付宝微信银联账号被关闭,闸门正在慢慢关上。

  至于各国银行在研究的区块链,会有人天真地以为是他们手中的比特币吗?

  梦会醒吗?

  四、

  关于币圈的人。

  我其实写了很长一段文字来讨论币圈的大佬与韭菜,但后来发现,无论如何也不如某位知名老师总结得好,只好抄袭如下了(根据录音摘要):

  1,币圈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流。接下来,你怎么去忽悠这件事,你可以包装,可以舆论管理。所有的优秀项目百倍币千倍币,但你去看创始人一定是个傻X。

  2,其实2013年我开始投比特币之后,我发现福建最多是资金盘,都是他们搞起来的。

  3,跟你指条路很简单。首先,你必须是个网红,区块链的价值里面有个最大的价值叫共识价值。啥意思?它不值钱,但是信的人那么多,到最后就值钱了。

  4,傻X太多了,但傻X的共识很重要,傻X的共识更具备流量效应。傻X多,有共识,也会产生价值。

  5,以太坊的终极崛起是央行干的。央行突然要求交易所里的比特币不能提现,所以流动性就跑到以太坊去了,所以它涨到了2000、3000,后面涨到了1万。

  6,我是第一个给他卖空气币的人,我们给他卖了六个月的空气币。

  7,不管你投机还是投资,赚到钱的才是成功的。我跟你讲一大堆世界观,你不赚钱,投资干嘛呢?核心目标只有一个:赚钱。

  8,我出去抢钱,我根本不是说跟人商量,立马跟我合作你就扔过来,否则别合作了,少废话。

  五、

  诗人歌德说:“一想到德意志人民,我常常不免黯然神伤,他们作为个人,个个可贵,作为整体,却又那么可怜。”

  笔者不是德意志的人民一员,不会有歌德那么深的感触,但在比特币市场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笔者曾经路过、旁观过、在这个市场里工作过,亲眼目睹过它的兴盛与衰败。时至今日,当疯狂逐渐落幕,不禁要问,那些个被割的韭菜,有一个无罪的义民吗?

  还是那一句话,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

  “新韭菜被大佬割,自以为是大佬的老韭菜被大佬割,老韭菜想割新韭菜,新韭菜想割新新韭菜,变成大佬去割的新新韭菜,新新新韭菜,新新新新韭菜,新新新新新……”

  原来先生早在《小杂感》里预言过的。

  错!错!错!

  莫!莫!莫!

  The rise and fall of Bitcoin。


365体育 365官网